笠翁与雨

挺有意思的一人。

猎影人:

景三清:

法庭英雄——《性书大亨》People vs. Larry Flynt
这个故事题材无疑是份宝藏,于电影素材于言论自由于生活,线索非常丰富,爆点太多,内容劲道,最惊艳的还是律师在最高法院的陈词,完全用的Hustler杂志诉法威尔案件的原文,惊喜的是里根总统时期大法官的还原,伦奎斯特首席大法官,第一任女性大法官奥康纳,史蒂文斯大法官,几次诉讼场景的描写悄借律师出场梳理出:
言论自由的公众标准是为何?
现代社会的自由是以容忍与他人相邻自由权实现最理想的自由状态;
言论自由构成诽谤的一个要素是诽谤内容构成公众相信(理性人标准);
仅精神伤害不能诉诸法院;
公开辩论和言论自由是非常重要的个人权利;
公众人物免受精神伤害的自我保护与美国公民自由表达的公共利益之衡平;
此处公共利益就是公民自由的向反对者发出辩驳的权利;
言论自由与其他价值之间的关系是为如何?
价值问题严格意义上不属于法律问题;
讽刺评论属于言论自由发展的产物,而这个产物正是美国特色的鲜明表征。
再说很有自知之明的Hustler出版人拉里.弗林,有趣有钱爱惹事,打一个最高法的案子然后名留青史,其实骨子里还真是敢作敢为敢爱敢恨的创业家,和她的女人一样有着别样的魅力,贫穷的过去和放荡屈辱的经历使得两个人天造地设相互依偎,和所有人一样可爱着真实也现实的可爱、激情着随性却信仰的激情,让人差点忘记影片中各种花式的情色玩法,羡慕起他们“纯粹”的罗曼蒂克

19th,May,2018

Morning l'd seen a significant movie called “Mr.Doney",as it is considered as a implied fable which unmasks how ignorant the famers lived in rural areas is and how circumstances ruined the humen being.That's gave me much thoughts.
Then l'd came to my cousin's home for fun.My cousin ,a wet boy,was just came back home from university for telling us he wanted to enlist.Much confusion made him a sum of pressure, so stayed in military camp for 2 years might be a good choice to release himself.
Furthermore,l'd read quarter of a book called "the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which enriched my knowlege and widen my horizen.
Such a substantial day!

雨中有汽车泼喇泼喇行驶的声音,水珠一滴滴从筋纹下滑下来,有几许滴落在王耀的肩臂上。他拂了去,在泼着暗绿色锈的防盗门前站定,用手关节去敲。有红得不可收拾一蓬蓬一蓬蓬的小花,窝在门檐,壁栗剥落燃烧着,一路烧过去,把阴灰暗沉沉的天也熏红了。

他喃喃道,湾,我来了。

雨淅沥着渐渐缓了,而天愈加阴郁,像一只硕大无朋的箱子啪地关上了盖。数不清的罗愁琦恨,全装在里面了。

王耀估摸着,想是上次同王湾口角,给她在外边撒了性子瞎闹腾,惹得家也不愿回。她自己张罗整顿的小别墅,兴趣盎盎还捣施了些花草,有叶落在玻璃窗上,横斜有致,丝丝缕缕披散在雨中微微发抖。

她大抵不回来了。

王耀恍着有些感伤,有些禁不起折腾的伤春情思,他算是个半麻木的人了,逢人笑迎做事干净滴水不漏,偏偏被一个小丫头绊了脚,死七白咧的又来哄她。他有些莫名的兴奋与掩不住的欢喜,却又带着不曾有的手足无措。

檐上的花和玻璃窗上的叶互衬得疏落,一抹抹刺激性的犯冲的色素,窜上落下,在雨中厮杀得异常热闹。

他恨恨地想道,王湾,小丫头片子,别再闹性子了。

真一:

【多图】抱着多搬个窝的打算,把以前画过的岁寒图在lo上放一下,因为有文,单看图设定显得很奇怪,莫见怪。

又及:本来就是写文之间划拉的,完成度也就这样了😔

【APH|耀湾】红豆

*非史向
*私设,王湾是王耀年轻时捡的,一直是留在身边养着,所以姓王
*王湾视角
*ooc

王湾觉得,她也非什么性子凉薄之人,只是她在拾掇物什时,垫着脚丫轻掸搁在木书柜的一排排小像,抬头一看,王耀的小像摆在正中央。
她平静得不像话,只在心里头喃喃,啊,这是王耀,除此之外,并不能起汹涌波澜。然后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怕早已习惯了孑然一人,连对他炙热地爱也给磨得连触景生情思念一番的气力也不够了。她竟在想,要是王耀在哪个荒郊野外死透了,就剩一骨架子了,她也能极其镇定地赶过去,就地给掩埋了。
她想起王耀要趁战乱打拼一番去闯天下时,自己一方面很是依依难舍,晚上埋在被褥里哭得梨花带雨,埋怨着他既然是要走,却为何要把自己捡来养着;另一方面却又隐隐地觉得这是如此令人骄傲之事啊,更何况还是仗剑走天涯,该姑娘做的,不应该温一壶茶等君凯旋吗,哪能因为儿女私情就绊住了侠客恣睢逍遥的心呢?

那晚王耀抱着她睡时,在她耳边吹气,不经意的撩拨着,他用喑哑低沉的声音问她,又像是寻求理解。他说,小湾,你想不想我留下来,你若是想,我就不走了。他把手伏入王湾像玉釉般的背,安抚着。
王湾自己灌了点黄酒,脑子本昏昏沉沉的,听着王耀低哑地说话,像是又被摄了些蛊人的熏香,她向王耀怀里缩了缩,点了点头。
王耀看着她明显心口不一的表现,哭笑不得,他另一只手停留在王湾绸缎般地长发,爱惜地打着旋。他在确认,小湾啊,你真的舍得吗?
王湾听闻翻了个身,用带有水汽的眸子打量着他,认真又像是赌气地说,是了,你爱去哪儿便去哪儿,我怎可管的着!
瞎,王耀轻笑出声,把手立在榻边,居高临下地,突然凑近,吻了王湾的额尖。
像是默许了他,王湾没有推搡,反而很配合地勾上他的脖颈,回吻着,灯芯给剔了罢,王耀好闻的味道欺了上来,快把她淹没了。
月光清朗,水般透过窗漫出来,被子下波涛起伏,有人在轻声喃,可恶啊,你个贼。却很快被暧昧的月色搅乱,晕在了院里的池水里。
醒来已是翌日清晨,榻上还有那人的余温,王湾囫囵地爬起身,走到书桌,看到了王耀留的信笺,洒脱肆意地字迹一如既往,旁边还有一碗未凉透的红豆薏仁粥。王湾直愣愣地盯着那碗粥,恍然心头悲怆而难过,眼泪簌簌地挂了两串,王耀真的就这么走了,走了!
她把信笺收好,将粥倒掉。她甚至把院子里翻新了给底朝天,连缸里的鱼都置办了新的。她恨恨地念叨王耀是混账,尽全力地弭灭他一切地气息。
以前偶尔王耀还会传信来,而如今却是越来越久,大抵人们都是这般在乱世里分散的吧。
但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小姑娘,连平日里的喜形于色都控制不好,更遑论控制突然离开一人的悲怆呢。
有时辗转不得眠时爬来,随意勾勒王耀的轮廓,时间久了便累积了成千上万个小像。她便挑出了自己最满意的,放在书柜正中央,思念难耐时便看看。

她是想忘了他,可并不想忘透了他。只是现在发现自己早已对他的归来不再怀有太多感受时,有些讶异,曾经思盼他的日子像沧海桑田一般,隔了好几千年。
她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只堪堪笑了笑罢。她还与本田先生有约,自然是不能迟到怠慢了人家。

转身离开时碰倒了少时她爱玩的红豆骰子。在懵懂的年纪里,她曾央王耀教她做这骰子。虽说这是姑娘才做的东西,可王耀也不碍是否会使王湾笑话的面子,耐心地教她。他从市场上讨来了象牙和红豆,悉心教导她,解释说,这有相思入骨的意思。
谁知她听了咋咋嘴,满不乐意,说相思入骨太累了,要用黑檀木做。入木相思就好了,时日久了,应还能消弭,不会那样的苦。
王耀听罢,似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说好,便给她换了黑檀木。
红豆嵌入时,像是心弦拨动了般,她看着王耀认真的眉眼,把小心思藏在心底。

随着"哗啦"地声响,骰子抛了一条弧线,摔落在地,而嵌在骰子里的红豆,给摔了出来。骨碌地不知掉到了哪儿。
王湾把骰子捡起,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早已没气力去在把红豆塞进骰子里。她知道本田先生还有其他的朋友已在等她了,她迈出了院子。

远处,她似乎听见了熟悉得要命地呼唤,他在唤她,小湾。
王湾眼泪就这么溢出来了,可这次,她却就这样走出去了。

《城南旧事》影片杂谈
对于小英子的印象,源于念初中时的一篇课文叫,《童年•东阳•骆驼队》那时只觉得文笔只堪堪落得个平庸水平,并未切身感到共鸣。后来愈来愈体会到日子平实中的滋味,翻《城南旧事》时也略品咂得几分。偶然在朋友的推荐下看完了83年的同名电影,生生被电影里灵气逼人的小英子给吸引了。
每一帧如梦如幻,重现印象中素朴的浓浓邻里温馨之情。(啊,真的好想生活在这种地方啊)孩童的天真,不谙世事,淋漓尽致。
小英子说,我不懂什么好人坏人,就像我分不清海和天一样。干净如许,她在每每结识陌生人,每每送别友人时,总是用不变的热忱的善意的心,总是耐烦的一一陪伴他人或者说是自己,走过一个个人生驿站。孩童的真善美,也在小英子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李叔同的《送别》早已是家喻户晓,正因为如此,初听时才未认真感受。这在影片最后的离别中缓缓响起,才真只叫人落泪。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水云间【游记日志】


by笠翁与雨

早晨醒时天还是昏的,霏霏毛雨不知何时落的,答答地湿润了山田,雾也绕着,我推开门窗,竟有些飘飘然了。倦得很,正好天气也不甚妙,索性把头埋进枕榻又睡过去。

再醒时雨已停了。抬头,天是洗过的,仔细看可以看得见几片静止的云块。阳台外摇椅颇潮,拾掇好东西,便向玉龙河去。

遇龙河畔,人稀,很静,风声可听见。山有雾,远看似云絮从天际洒下。疏、淡、清,恰到好处,若隐若现。倏忽间潮湿的空气也没那么恼人了,毕竟是与现今欣赏的文人诗篇才现的飘渺仙境致因相同。

从前所知晓的山雾皆从书里得知,最司空见惯的譬喻不过薄纱了。于我而已,不尽然,甚至一点也不予苟同。被雾盤绕的青山,被青山牵引的雾,仅仅会让我想起一句小时拿来回味品咂的回文对联:雾锁山头山锁雾。一联即可,亦或堪堪“锁”字即可。其余的描写,相较而言,要么做不到不落窠臼,要么连基本形态都与实感差矣。

到了下午太阳出来,雾渐渐散尽了。我们便将欣赏重心转移至水。

从小见着清水澈波的我原是不信有碧水这一说,自然,也不信青山这一说。所谓青山绿水,皆是仙侠小说和古代隐士著论中为衬托人才的脱俗清高才添的颜色。而今日,山脉在薄雾缭绕中显出青黑色,眼前水流也在青蓝色润色中静静淌着。

总有诗把山水比美人,绿水悠悠是眼波,依依垂柳作睫毛。而遇龙河的水则是已过摽梅之年的半老徐娘,佼美如画似佳年,在时日流逝中竭力存着静美,留有独韵。

有木筏,看他人划桨,莫过也是一番风景。

山水皆美,不枉此行。

                                       丁酉初春于桂林